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岭市教师进修学院信息中心

倾情传播教育文化

 
 
 

日志

 
 

【转载】帖学名著《帖考》  

2018-02-25 07:40:31|  分类: 体音美书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不悔不愁的書法博客《帖学名著《帖考》》
帖学名著《帖考》

帖学名著《帖考》 - 不悔不愁的書法博客 - 不悔不愁的書法博客
 


林志钧(1879—1960)字宰平,号北云,福建闽侯县人。出生于望族世家。清末举人,早年曾留学日本攻读政法。归国后任职于司法部门,也曾到过欧洲考察。1927年后退出政界,在北大、清华等任教。著名法学家、佛学家、帖学家、诗人、书法家。1963年,林先生哲嗣林庚将《帖考》自费出版,赠送国内图书馆和亲朋友好。1999年5月由上海教育出版社线装影印再版,加印书画集和《纪念林宰平先生》二书,集名《 林宰平先生帖考及书画集》,印数一千册。

《帖考》不分卷,印为四册。收入二十八篇帖学考证文章,其中《淳化阁帖》四篇、,《二王帖》三篇、《三希堂帖》二篇;其他有《南唐刻帖》、《泉帖》、《大观帖》、《绛帖》、《潭帖》、《鼎帖》、《汝帖》、《甲秀堂帖》、《宝晋斋帖》、《星凤楼帖》、《忠义堂帖》、《东书堂帖》、《宝贤堂帖》、《肃刻阁帖》、《顾刻阁帖》、《快雪堂帖》、《秋碧堂帖》、《玉虹楼帖》等。文章长短不一,短者一二千字,长者十万字。它主要包涵二大帖学内容,阁帖和丛帖,又旁涉“二王”和《兰亭序》等刻帖。这是当今帖学研究中的经典之著,但可惜是一部未完稿的遗著。

帖学名著《帖考》 - 不悔不愁的書法博客 - 不悔不愁的書法博客
 

法书刻帖(简称“法帖”)始于南唐晚期。但仅有文字记载的南唐《昇元帖》(后又名《建业帖》、《澄清堂帖》等),是否真实存在过?它们与后来的《淳化阁帖》又有何关联?林先生根据史料详考后认为:“《昇元帖》后主刻而用烈祖纪元。证以后主造澄心堂纸,亦用烈祖堂名。则刻帖用其祖年号,与其父所刻相绳式,有何不可?(中略)其刻帖,用烈祖建国纪元,诚感慨系之矣!论者忽于此,以帖为后主所刻,乃用昇元年号为疑。后主自无年号可用,哀之可耳,又胡疑耶?”李后主刻《昇元帖》而用烈祖李昪的昇元(937年)年号,一直为后来帖学家所置疑。其实,李后主自己并无年号,所以他用了祖先的年号,以此怀念南唐王朝的辉煌历史,合情合理。

帖学中难度最大的是“《阁帖》学”,它的谱系极为繁杂,历代翻刻、伪刻、改帖等难以详计。梳理《淳化阁帖》的来龙去脉是帖学研究中最重要的学术内容之一。《阁帖》学滥觞于南宋,在多部重要专著,如曹士冕《法帖谱系》、曾宏父《石刻铺叙》等均有阁帖谱系列表。林先生在此基础上又增加了《阁帖》的翻刻、增减成帖、集合众刻、《淳化》系外帖四个谱系,血脉渊源,一目了然。

《淳化阁帖》初刻时(或称“祖帖”),其中是否有无搀入南唐旧帖(旧刻)?这个问题一直是历代帖学家的聚讼之一,因为它还涉及到《淳化阁帖》祖刻是否为木刻或石刻之争;还是其中既有石刻,又有木刻?林先生经过史料分析和考证认为:“宋代刻帖,收及南朝(即南唐)旧刻,并别求私家所藏。惟其官私并收,购借兼举,石刻与墨迹同蓄,用能从南唐原刻之四卷帖,遽广为十卷。事虽沿于前朝,功实同于肇始。顾必欲抹杀事实,以《淳化》十卷悉为新朝创获,一孔之见,并非通论也。”《淳化阁帖》中南唐原刻疑似为:《十七帖》和王羲之几卷。

从这一史实来看,《淳化阁帖》祖刻中应有四卷南唐旧刻是石刻。可惜今已无真正祖刻传世,故木刻与石刻之聚讼至今未息也。我倾向于《阁帖》最早的祖帖中石刻与木刻兼有,但后来因石刻遭火毁,再以枣木摹刻。这与《停云馆帖》相反,《停》帖是先有木刻,未成即毁,后改为石刻。但今有研究者因《阁帖》用枣木镌刻,而讥宋太宗、王著为“叶公好龙”或粗制滥造。此非真正史家之论。太宗或珍惜国财,不忍耗费工本也。

《帖考》的重要学术价值就是对各种丛帖进行辨伪和考证,不轻信古人或前人之论。林先生说:“辨伪之正确与否,其根据事实者,取证较易。有确证,则其说自无以易。亦有虽据事实而不无异解者。”又云:“是知辨伪于笔墨结法着意者,其事难,辞句次之,而事实之考据则较易。”帖学研究和帖本辨伪,仅仅从书法风格的目鉴上去求证,难有说服力。特别是某些名人法帖所用底本的真伪,当从其中的文字、史实等方面去求证,更具有学术性。林先生读书广博精深,他几乎将古今帖学著作、书画著录、题跋文字等文献“一网收尽”,然后将诸家不同的观点列举出来,最后再得出自己的结论,或同意,或存疑,或反驳。而有些结论或观点,他也自谦说过:“余所说固未敢执为必是。”但确实给人于诸多的启发和参考。

帖学名著《帖考》 - 不悔不愁的書法博客 - 不悔不愁的書法博客
 

《绛帖》第九卷局部之一

北宋唯一私家所刻丛帖《绛帖》二十卷,它在《阁帖》谱系中属于“增减成帖”一系。但其刻者生平、翻刻谱系(如东库本、新绛本、亮字不全本等)的复杂程度仅次于《淳化阁帖》。南宋著名词人和书学家姜夔就曾为之撰有《绛帖平》(原二十卷,今存六卷)予以详考。林著《绛帖考》中从十个方面对此帖的诸多历史遗留问题进行考释:二十卷与十二卷、前后十卷、增减《阁帖》考、刻《绛帖》之潘师旦、潘氏《绛帖》原石、方一轩本、单炳文所记真《绛帖》、《绛帖》中之名迹、《绛帖》分支考、《绛帖》近代传本,抽丝剥茧,披沙拣金,真可谓精彩纷呈。可惜无法在此一一详述。如果将林著《绛帖考》与容庚《丛帖目》中的《绛帖》作比较,则林著有极高的学术性;而容著似仅具资料性。而且容先生不解明人王佐《新增格古要论》:“前云二十卷,而此云十二卷。何耶?”林著中详考认为:《绛帖》原为二十卷。而关于十二卷本之说,一是文献中的写手笔误,二是伪刻和翻刻本,三是当有别本。《绛帖》另还有十卷的资州本。由此可知《绛帖》谱系之复杂难鉴。

《三希堂帖》全名《御刻三希堂石渠宝笈法帖》,共刻历代书家一百三十五名,法书三百四十余件,题跋二百余条,鉴藏印一千六百余方,分装三十二册,镌刻用时三年多(1747—1750),刻石五百余块。主其事者皆当时众多亲王和饱学之士,以及天下镌刻良工;所用底本多为内府秘藏墨迹摹勒上石,且椎拓不惜工本。《三希堂帖》是中国法帖史上最后,也是最为精工的一部皇家官刻丛帖。真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清末以后,由于其中有诸多伪帖搀入,故遭致质疑和批评之声不绝。其实,乾隆词臣怎能不知其中有伪赝之作,但“非梁(诗正)、汪(由敦)诸贤之镜而昏,则是皇上以为真,众则不敢有异议耳。”(张伯英《法帖提要》)

帖学名著《帖考》 - 不悔不愁的書法博客 - 不悔不愁的書法博客
 

《三希堂帖》第一册局部之一

《帖考》中《三希堂帖考》,洋洋十余万字,追本穷源,广征博引,既是一部单独的帖学研究专著,也是帖学考证的范本。作者详考该帖所用底本(母本)的真伪、流传、著录、存佚、行次、题跋等,以及刻帖与原迹的异同等,巨细无遗,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三希堂帖》研究的“开山之作”。而在此之前,清人陈曰霁《珊网一隅》、近人张伯英《法帖提要》、欧阳辅《集古求真》等书均没有林著详细和系统。它也充分展现了作者在书法史、鉴藏史、著录史、碑帖史等方面极为渊博的学术造诣,堪称一代碑帖学“通才”。顾廷龙先生1950年在《三希堂帖考初印本跋》中亦云:“按是帖墨拓既夥,景印尤广,然钩摹误敓,原委莫详,读者往往苦之。先生于此,详记其行款,考明其存佚,校订其异同,审辨其真赝,堪为后学之津逮矣。”绝非过情之论。

碑帖研究必须要实物与史料两相印证,方能谈考鉴之学。林先生熟悉各种不同拓本,以及它们的翻刻和递藏流传情况,可谓见多识广,而且与当年的许多帖学名家或碑帖商人多有来往。比如,明代顾从义精刻《淳化阁帖》:“忆旧时澄观阁送玉泓馆刻《阁帖》十册来,张勺圃(即张伯英)见之,谓是顾氏初拓本。后归取其所藏玉泓本细勘,则笔态、石花、银锭皆有异,因定为明吴中翻刻本板本。(玉泓乃石刻)余视之,亦觉张说之无以易。狄楚青(即狄平子)云:‘伪帖只怕对比。’诚哉其然矣。”


帖学名著《帖考》 - 不悔不愁的書法博客 - 不悔不愁的書法博客
 


又如王珣《伯远帖》:“此迹由故宫散出后,初不知在何处。一九五一年十二月廿七晨,(陈)叔通谈,《伯远帖》闻系由清瑨贵妃售于郭葆昌,后郭子携赴香港,押于英人某。期将满,英官方命将此帖与同时押之王献之《中秋帖》,即转伦敦。我方知之,请于政务院,趁尚未满期,以香港币不到五十万元,将二帖赎回,已到北京,今在故宫陈列。”瑨贵妃是同治皇帝的贵妃,卒于1933年。故知《伯远帖》售于郭葆昌的年代约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左右。又,梁启超曾以千金(一千银圆)购藏一部《淳化阁帖》,秾厚异于常本,翁方纲题曰宋游相藏本,帖后有明人题跋与翁氏三跋,翁谓“宋拓第一”。传此帖为湘中徐寿蘅旧藏。梁氏初得时甚为珍视,后渐知其非。鉴定家定为明代晋王府《宝贤堂帖》初拓本,改充《淳化阁帖》,故实为明刻明拓之本。明清两季多有将《宝贤堂帖》或肃王府翻刻《淳化阁帖》,伪充宋拓本《淳化阁帖》,即擅鉴名家亦无不“走眼”失察。在《帖考》中有许多此方面的掌故记述,在略显繁琐的论证中,时常让读者有一种阅读的愉悦感。

林先生好友余绍宋曾在其《日记》中说过:“看贴较看碑为难,看碑只须照前人所记残缺与否,一较便可审其新旧。帖则不然,纵旧刻亦有美恶。可何者为美?何者为恶?则非心领神会不能知之,亦难以言语形容也。帖学为近人所不道,其实甚深奥,今人畏难,便一笔抹煞耳。”又云:“近人动以帖中误刻为帖学之病,不免皮相之见。”

碑帖学研究是需具备有相当的文史和文献功力的一门专业性极强的学问,它自古以来就是极少数顶级文化精英们才能够涉足的领域。而仅能辨识碑帖之真伪或优劣,只不过是碑帖商估之技能。在中国数千年的文化史上,从事碑帖和金石研究的学者仅有一千三百余人(清代近千人),而其中顶级学者最多也就一二百人。如将林志钧先生列入这一二百位顶级学者之中,应该没有多大的疑义。因为他传名后世和嘉惠后学者,正是这部未完成的遗稿《帖考》。前辈学识人品,山高水长,令人景仰。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